[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大电流隔离开关 >

平凡的世界 不平凡的路遥 编剧唐栋谈今晚在沪献演的话剧《路遥

[时间:2022-02-01 23:25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作为“演艺大世界、艺聚大上海——舞台艺术作品展演季”参演剧目,由西安话剧院创排的原创话剧《路遥》将于今明两晚在上海首演于上音歌剧院。该剧曾入选“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优秀舞台艺术作品展演”。

  “这是一部充满陕北生活气息,具有独特个性的作家传记式的话剧作品。”西安话剧院院长、《路遥》制作人任雪迎说。作品以多重空间的交错展示,将路遥的创作境界和人生境界融合为一体,让文学人物和戏剧人物相互照应。

  编剧唐栋至今记得第一次见路遥时的情景——从陕西作协大门走进去,约20米,一间光线昏暗的老旧平房,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煤烟味,路遥猫着腰背对门口,正在往取暖用的炉子里添煤,他可能给呛着了,不停地咳嗽。

  交情从相互递烟开始,唐栋记得:“他(路遥)抽烟很用力,几口就吸完一支,然后把烟头往地上一丢。借着渐渐明亮起来的光线,才发现地上竟然铺了厚厚一层烟头。他见我惊讶的样子,说:‘这砖地,潮,老鼠还爱打洞;烟能防潮,老鼠也怕这味道。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图个方便,弄个烟灰缸,几下子就塞满了,不停地去倒,麻烦。”

  当时,路遥的书桌上堆积如山,还有些许书稿,应该就是小说《平凡的世界》第三部。同样都是创作者,唐栋心里明白,这些解释貌似合理,但真正的原因,就是他把这些烟头当成了创作中的压力或者动力,“有心理暗示的作用,每天看着它、踩着它、眼见它一点点增多,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只有苦行僧般写作的人才能体味。”

  知道唐栋当时在新疆部队工作,那日分别时,路遥与他相约要去新疆走一走。没想到,相约的人没有等来,却等来噩耗。1992年11月17日,42岁的路遥英年早逝。想到那个在陕北的黄土地里生长起来的山一般的躯体轰然倒了下去,正在写一部中篇小说的唐栋默默放下笔,走到黄河边上,在一处僻静的地方坐下,点上香烟,“我抽一支,给路遥一支,直到我随身带的半包烟抽完,我面前的石头上摆了六支烟……”

  多年过去,尽管对路遥怀念如初,但唐栋从未想过要写一部关于路遥的话剧,直到接下西安话剧院的邀约。唐栋重新阅读了路遥的几部主要作品,大量有关他的研究资料以及传记、回忆录。“我吃惊地发现,我并没有真正认识路遥。如同一棵树,我只看到了阳光下茂盛的树冠,而没有看到扎进深土里的树根,那树根从坚硬潮湿的地底支撑着往上生长的挺拔躯体,以疼痛的扭曲之身顽强地往地面上的光明之处输送着生命的养分。”

  唐栋和主创一同走进陕北,走进清涧县石咀驿镇王家堡村路遥出生的窑洞,走进延川县郭家沟村路遥的养父母家,走进路遥寒窗四年的延安大学,走进路遥文学纪念馆,还走到路遥当年的玩伴、同学们中间,听那些已经白发苍苍的老人讲述他们眼中的路遥……

  作家是时代的眼睛,他们身上必然镌刻着时代的印记和不同社会发展时期的精神特质。唐栋说,“路遥给予我们的启示就是——如何在作品中,把苦难转化为一种坚韧不拔的精神动力,给人以希望和力量!文学创作也是一种平凡的劳动,从事这种劳动不仅要有坚定的文学信仰,还要有正气和骨气。写路遥,就要将他的生活轨迹、创作轨迹、精神轨迹与时代轨迹扭结在一起,塑造出一个鲜活的路遥来。因为他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他的文学作品,还有他那黄河纤夫般溯流而上、不畏艰难、坚守信念、开拓进取的时代精神!”(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网站首页户内隔离开关电动隔离开关大电流隔离开关单极刀闸社区新闻中心企业文化地方资讯